圈名徐彧/烛光
流水账文笔
正在学习怎么写文
雷和ooc并存
堆图账号@徐彧
感谢你的关注

© 中华饮料瓶
Powered by LOFTER

【狮路】四欠精神疾病中心#2

*cp为狮路

*二次设定无关三次,请勿代入三次本人

*感情线十分的缓慢

*路人第一视角

*自娱自乐产物

*精神病院设定


早上了啊。


我扶着昏昏沉沉的头坐起来。


“你想聊聊天吗?”我趴在床尾对那个缩在墙角看杂志的人说道:“我叫A路人,你呢?”


“狮子。”他抬起头看着我,眼睛里闪过一丝兴奋和开心,啊这家伙是蛮喜欢和别人聊天的类型吗?我随便拿起一个橘子扔给他,紧接着他露出了很迷茫的表情。


啊?不知道怎么..吃橘子吗,我愣住了:“狮子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不知道。”他摇摇头,就像是一个见到新奇东西的孩子一样看着我手上的橘子,虽然还是那个缩着的姿势但是我觉得他亲切了不少。


十分钟后,我,A路人,现在正在精神病院的某间病房里剥橘子皮。


“你吃完了再说好吗?”我无奈的看着他,他好像对我剥橘子皮的动作情有独钟或者单纯的喜欢橘子皮被剥掉的样子。


无论是那样这么一直剥了这么久,我好累啊,指甲也好酸,我撇撇嘴:“好了别那么看着我,不剥了不剥了。”


他叼着橘子瓣看着我,然后慢条斯理的把剩下的吃完了,只是没再看着橘子发呆,这让我稍微松了口气。


“路人你以前的病房人多吗?”他突然问我,我愣了愣,然后发现到底有几个人我也不太记得了只好答应道:“是啊挺多的。”


他突然笑了出来,我刚想追问他什么就见他摆了摆手,躺下去又睡着了。


我被他气的想笑,什么人啊真是,我赌气般的把装橘子皮的垃圾桶踢的远了一点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的也睡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睁眼就看到狮子在我身边睡着了,我想起身却发现手腕被他用一根绳子绑住了,我有些恼火的想踹他,刚刚活动了一下腿他就睁开了眼睛,也许是没开灯的原因室内光线很暗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刚想说话就被他按着胳膊倒在了枕头上,顺便因为我挣扎的太厉害头碰到墙上了,后脑勺火辣辣的疼,感觉有一堆蜜蜂在里面飞一样。


被一个同性按在床上我觉得一阵恶寒,而且还是这么暧昧的姿势,即便脑袋很疼我也还是很清醒。


但是我想不通啊,一个精神病他一个人在病房里孤独寂寞久了见到活人就算是男的也不放过吗。


“狮子你放手好吧?我们才见面不久你不要吓我。”我试图嘴炮给自己争取点时间或者感化一下狮子。


“我说路人,你——”他刚刚想说什么就被外面一声吆喝打断了,狮子看了看门外的影子站起来把我拽起来揉了揉我后脑勺就走了。


没一会发药的护士就开门进来了,她身后还跟着一个白发的男医生,他朝我这边看了一眼,看着我被绑着的手哭笑不得的走过来:“你怎么回事你?几天不见你又有绑自己的爱好了?”


我侧了侧身子想躲开他,他对我的反应不以为然,只是对狮子做了个记得给他解开的手势看着我们吃完今天的药就走了。


“你怎么认识他?”我看着一言不发给我解绳子的狮子,有点尴尬只好先找话题。


“全医院都认识他。”他看了我一眼,似乎我问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只是我和他比较熟而已。”


评论 ( 8 )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