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名姜广上
流水账文笔
正在学习怎么写文
雷和ooc并存
堆图账号@姜广上
感谢你的关注

© 中华饮料瓶
Powered by LOFTER

【狮路】四欠精神疾病中心#3

*cp为狮路

*二次设定无关三次,请勿代入三次本人

*感情线十分的缓慢

*路人第一视角

*自娱自乐产物

*精神病院设定


“全医院都认识他?我怎么不记得有这个人。”我揉着被勒出痕迹有些发麻的手腕问他。


“啊哈哈可能因为你傻。”他笑道:“他经常会去一楼和一些病人聊天的,你这之前一直在那..就没见过他?”


“..可能见过吧,谁会记得那么清楚。”我心虚的把手指交叠在一起向外拉,然后再叠在一起,狮子看着我的小动作倒是没说什么,我被他盯的后背有些发凉,准备问他今天为什么把我绑起来,还没开口他就往我手上塞了一片橘子瓣,看得出来他挺使劲的..橘子肉被他弄破了一大块。


我挺无奈的,他看我盯着橘子发呆,又往我嘴里塞了一块橘子,我脑袋里翁的一声,说不上来的一种特别难受的感觉蔓延开来,我推开狮子蹲在垃圾桶旁边干呕起来。


很难受,就好像你不能吃鱼别人却偏偏往里嘴里塞的感觉。


我觉得可能心理暗示的成分多但是也足够我恶心一阵子了。


“你不能吃啊。”他蹲在我旁边轻轻拍我的背,我有些烦躁的打开他的手,他也没生气,蹲在我旁边若有所思的看着我。


“要我叫白鼠来吗?”他问我,我抹了抹自己的生理上的眼泪从他摇摇头,白鼠是指那个白头发的男医生吧?至少他的助手是那么叫他的,虽然看起来很好相处但是我真的一点也不想看到他,那个人给我一种比狮子还危险的感觉,包括他那个蓝绿色异瞳的助手。


“喂路人——你还恶心吗?你好麻烦啊——?”狮子看我坐在地板上去洗了个毛巾扔给我,我看着他活跃的样子完全想不到他是我刚来那天看到的那个阴郁的男生。


因为混熟了?可能吗,那这人变脸的也太快了吧..而且他两次都不像是装出来的,而且即便是现在他有时候也会自己念叨些什么。


说起来他是因为什么进到这种地方的..虽然很好奇但是我真的不敢问啊,如果他再犯病怎么办..我不想拿自己的生命去满足我的好奇心。


而且这个人..太任性了吧,他这种性格以前真的没人想打他吗。


“还恶心,所以让我自己缓缓。”我对他说,然后起身找了瓶水漱口,他就一动不动的缩在墙角托腮看着我。


我被看的有些不自在,但还是强装镇定的收拾着残局,想对他说些什么比如别看着我去睡个午觉之类的话,但是回头就看到他用一种很陌生的眼神看着我,就好像那种被蒙住双眼带到一个陌生地方的那种..对周围不相信和恐惧的那种表情,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但他也只是那么看着我,什么都没干,我也只能说服自己放宽心,然后随时准备喊护士。


自己为什么要和狮子在一间病房啊..什么时候能出院,好想回家,对了自己父母也不知道现在好不好,好像很久没见到他们了,把自己儿子送到这种地方干什么啊..家属不能来看自己吗?说不定他们不想来呢?自己儿子是个神经病之类的没人会接受吧。


对了..自己为什么会到这种地方来着..?


我突然想到自己不记得到这的理由了,但是依稀记得不是什么杀人事件,也没有做什么危害别人的事,为什么还不能出院呢..?我觉得自己的确是足够正常了,但是什么时候自己开始适应和一群精神病呆在一块了。


我觉得有些毛骨悚然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和狮子,对啊,为什么?我凭什么就得一直呆在着?对啊我在这呆了多久了?我为什么会习惯?我凭什么去习惯?我是正常人吧,我哪里出错了吗?


在这个不知道呆了多久的地方,我第一次感觉到了一股无助感和不真实感。


“路人。”我听见有人叫我,然后就被一股力量按倒镜子下的水盆里,我呛了一大口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感觉脸上被人狠狠的打了一拳,我没站稳把洗手架一起带倒在地板上,被一盆水泼了个透心凉..我抬头,看到狮子握着我的头发用那种让我很害怕的眼神对我说:“冷静下来,安静点。”


评论 ( 6 )
热度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