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名姜广上
流水账文笔
正在学习怎么写文
雷和ooc并存
堆图账号@姜广上
感谢你的关注

© 中华饮料瓶
Powered by LOFTER

【邦良】秋(一)

校园趴
还不太明显的邦良
一句话信云
后期有备香
邦备堂兄弟设定

邦哥第一人称
ooc超严重注意避雷

我真的好纠结称呼
怎么叫都不对劲

果然这种东西还是得多写
...虽然现在还很渣不过我会加油的

我家在那年秋天迎来了一位客人。
介绍他来的亲戚把他夸的天花乱坠,什么理科状元三好学生还拿过什么射击比赛的第一名之类的让我哭笑不得。我叼着根学校门口买来让自己看起来比较牛逼的廉价香烟,脚搭在茶几上一抖一抖的。那个亲戚看着我的样子眉毛有些抽动,不过没办法,他有求于我也不能把话说的太难听,我在这片街也是出了名的混混头子。这么想着我无比嚣张的吐出一片烟雾,看着对面那人被呛得直咳嗽,笑嘻嘻的等着他的下文。
他看起来被我的无赖打败了,也不和我客套直接了当的切入了正题:“你看阿备现在就你能依靠了,我天天帮人打工也没时间照看他...总不能让他跟我受苦。”我在心里冷笑,谁他娘的不知道你前几天又给那个年轻姑娘买了套房?你也不怕你老婆拿刀劈了你。看着他那副嘴脸我强忍着把烟头塞他嘴里的冲动,扔到地板上使劲碾了碾,满意的看着地板上被烫出一道黑色的痕迹。我忍着笑看着那人悲痛的表情,恶作剧成功的爽快感一下子就包裹了我:“行呗,你们出钱我养。”
事实证明那时候的我太嫩,那种坑到别人的感觉让我有些忘乎所以。以至于我忽略了他嘴角那抹精明的笑,现在想起来我真是想一脚把他踹翻在地上,然后狠狠的告诉他滚,我们不约。
我们谈了一会就达成了共识,毕竟那玩意字太多看着就烦,只有张良那样的人才会仔仔细细的看,然后找到对我不利的地方。我自己就不会,以后不合意大不了用点非常手段就是了,我向来都是这么解决问题的。
事后我蹲在马路牙子上舔着手指数钱,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从哪个港台片上学的,从根本上是为了装逼,喝酒是,抽烟是,忍着疼给自己扎俩耳洞也是。毕竟我是个头头,是个老大,老大就要有老大的样子。张良这时候就总说我是傻了,表面倒是挺混的,其实什么事都得他和韩信解决。想到这我有些不忿,撇撇嘴继续数钱。
期间有几个妖艳贱货从我面前经过,压低了声音对我指指点点,我呸了一声,心想我挣的干净钱,帮人带小孩,你们懂个屁。
这之后我又蹲了半个小时,不说出租车连婴儿车我都没见到,只好给张良打电话,打不通,估计是在图书馆复习呢。我又给韩信打了个,过了挺长一段时间,电话里那女人咿咿呀呀都快唱完了,我寻思挂掉的时候他接了。我一句妈卖批还没叫出来,那人出声了:“怎么了?”我听他那边吵吵闹闹的,丁零当啷还不时传来几声惨叫,还想问他是不是去鬼屋了,他见我没吱声又问了一遍。“嗯?你搁哪呢,告诉你,我今天终于翻身做大款了!”他安静了一会,才用疑问的语气问我:“......我给你顺路带点退烧药?”我被他语气里认真的询问气的隔着手机翻了个白眼,也不跟他计较,等他看到钱了准备叫爸爸吧:“你现在能不能来接我,我在那个XX街。”他应了声好,旁边的人好像对他说了什么,他被逗笑了,“嗯,嗯...嗤,我骑着宝马过去。”他大笑着挂了电话。
我有点懵逼的瞅着手机,起身去旁边的超市买了根雪糕,等着韩信骑着他那个吱呀乱叫的自行车来接我。
我远远的看着他和一个瘦瘦高高的男生告别,然后就看到他哼着小曲把车骑了过来,我站起来小跑了几步直接跳上了车后座,他抱怨我迟早有一天得把他的车压散架。我不屑,说哥现在有钱了,等散架了给你买一个新的。
“我还是等下辈子吧。”他说。
等到回去的时候张良已经坐在沙发上看书了,等我告诉他我要带个孩子回来的时候,他向来冷静的表情多了一丝震惊,拿起他那本厚的我经常拿来当板凳的书要拍我:“你又跑出去给我搞事?!”我意识到他误会了,捂着脸一边大喊着给他解释前因后果一边绕着沙发跑。混乱中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和谁通电话的韩信绊了我好几次,我气的不行,决定往他那份饭里放一瓶辣椒油,能辣出香肠嘴的那种。
过了一会张良也许是累了,抱着书大口的喘气,他骂我不长脑子,什么都不想就同意了,什么都能当成路边的阿猫阿狗,捡回来是心血来潮,不要了就扔?到最后所有的烂摊子全得他收拾。我说如果不是我心血来潮,谁还能上哪把你俩捡回来。张良最烦我跟他提这个,他也不止一次说过他毕业以后就会搬出去。我也是真的怕了张良这人不在我身边,每次都鬼哭狼嚎的我自己都觉得像个要被抛弃的悲惨女人。比如我现在正抱着他的大腿大叫:“别走!我今天晚上做饭!”他推了推眼镜不说话。
“我洗碗!我给你写作业!我再也不在你被窝里抽烟看片了呜呜呜.........”我越说越离谱,看着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不过他没有推开我,只是嫌弃的看着我和他的卧室。
他不会走了,我确信。

评论 ( 2 )
热度 ( 17 )